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代郡主的黑锅之旅

第八章:新的敌人?

一代郡主的黑锅之旅 山盟余音 1906 2019-03-15 03:47:53

  司徒恭宇何许人也?当朝大将军司徒氏嫡系长子,皇贵妃司徒恭雪长兄,年少有为而战功显赫,颇得圣上青睐。纵然乡里坊间传闻将来少说也是位驸马,依然挡不住皇城适龄少女们潮涌般的倾慕。但当苏小辰初会这样一位蜚声朝野的青年才俊,却忍不住咋舌当今少女们追求男性的水平着实肤浅而又盲目。

  单从相貌而言,这位固然算不得是平平无奇之辈。毕竟气宇轩昂的姿态与刚正威严的形貌也算是别有风采,逞论梳理齐整的发上饰着价值不菲的紫金头冠,剑眉轻挑,一身凛然不容侵犯的正气,便也不怒自威。

  凡事都有个但是,那么但是来了,出于某种不能用逻辑解释的直觉,苏小辰第一眼便察觉此人既非王府众人口中的无理取闹之辈,亦不是外表所突显的那般刚正自持。他便如此堂堂正正立于会客堂的正中之位,一双锐利的眼睛,盯得苏小辰浑身发凉。

  同样是锋锐如芒的双眼,却与承影截然不同。承影眼中虽常年凝着一段寒气逼人的坚冰,时而散露出的杀气更令人不禁胆怯发颤,但习惯之后,便也能读懂到锋芒之下隐藏着的种种暗言。而司徒家这位的眼神却是一柄尚未开刃却早已锋芒毕露的华美宝剑,能够高悬于大庭广众之下任人观赏,但你却绝不会生出半点与之交锋的找死念头来,这样一名男子,又当如何相处?

  苏小辰不免心中发毛,暗想这人究竟是提亲,还是前来讨债的。

  姓司徒的青年见到对方却并不客套,单刀直快地表明了心思:“久日未见,郡主疾患可愈?”

  沉稳有力的声线听得苏小辰陡然一愣,沈先生讲话温柔如水平易近人,承影虽话少,却也在极力表达着善意,而庄霄绵里藏针,至少表面听得圆滑世故。可这位讲起话来,却像是突然塞过来一记直球,教人措手不及。

  “有劳司徒公子费心,现已无碍了。”郡主虽说病容未曾退尽,但毕竟娇艳国色,恰如西子捧心亦有倾城之姿,一颦一笑之间引人心驰荡漾。

  “也是,以赫连郡主颜面之厚,倒是在下多虑了。”

  啥?!你这小子没病吧!怎得见面没聊三句就开始骂人了。苏小辰气得险些吐血,挑眉冷眼相对,对方却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欠锤模样。

  “公、公子此话怎讲。”

  “郡主心里明白,何须在下多言。”

  苏小辰一个白眼翻到地心深处。我呸!明白个屁!看你端着一副刚正直白的架子,原来也是拐弯抹角的主儿。

  “公子有话不妨直说。”

  “直说?”青年冷笑一声,余光扫过屋内安静如鸡的一排佣人仆役,“郡主好生敞亮,什么事都敢拿上台面来讲,也不怕污了下人的耳朵。”

  一排面色哀愁的草泥马奔涌过苏小辰心头,倘若世上真有卖后悔药的,她便当即就冲上前去叫价秒杀。当初真不该多事非要来会上一会,要是直接叫承影去打断这小子的腿多好啊。

  抬眼再望那双锋锐星眸,仿佛已经自动打上了“臭傻逼”的浓厚滤镜。

  等等,我要冷静,刚劝别人好男不跟恶女斗,好女也不该跟恶犬斗哇。公园墙上那首劝解中老年人莫生气的打油诗怎么说来着?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相扶到老不容易,是否更该去珍惜,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我呸!谁他妈的要相扶到老了,话说你丫不是来提亲的吗,提完了就赶紧滚。嫁给你这种张嘴就怼人的死喷子真是倒了八百辈子的血霉。

  苏小辰四下扫了一眼,却发觉不论战斗力担当的承影还是喷子水平一级国标的阿碧都不在此处,口口声声说着一同前去,关键时候又不见人,内心瞬间一百万个WTF弹幕齐射。只得硬着头皮亲自上阵。

  “公子真会说笑,我赫连妍歆虽只一介女流之辈,却也身为宁王府郡主,行事光明磊落,有何见不得台面之事。”

  “宁王贵为皇亲国戚,想来府上也非怠慢之辈。这聘书礼书纳采问名……我司徒家可曾缺过一项?明媒正娶三书六聘乃是人生大事,哪知岳丈大人倒是夹着尾巴先溜为敬,留你这未过门的新嫁娘整日闭门不见,成何体统?”

  “放肆!”

  苏小辰本人尚未发作,一旁的管家便已拍案而起。众家丁纷纷拔剑怒目而视。

  “当今天子皇叔,我大楚国宁王殿下府邸,岂容宵小之辈口出狂言!”

  原来你们一干人等不是摆设啊?苏小辰一头黑线。

  司徒恭宇微微一笑,迎着数十刀兵却也淡然如故,缓声道:“孰是孰非,郡主心知肚明自有判断,何须尔等多言。”

  再望郡主,此刻眉头紧蹙,面色煞白,如此收不住场的发展可不在苏小辰的计划当中,司徒家这小子虽然说话刺耳,但那副坦荡模样却是寻常人等佯装不出的,要么是个高段位的腹黑挑事王者,要么……

  联想之前种种变故,苏小辰心头一凉,莫非……这位真和先前的赫连妍歆真有什么密不可闻的瓜葛?

  等等……他不是司徒家的嫡子吗?司徒家不是宁王府的政敌吗!!!忽地一阵天旋地转,险些站立不稳。我擦!倘若此事为真!这赫连妍歆究竟何许人也!!!怎么连政敌的儿子都不放过!

  “且……”苏小辰上前一步,但那“慢”字尚未说出口,眼前便遁入一片漆黑,恍惚中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但意识很快便如溺水般全然消散,至于那司徒恭宇又说了什么,便再也无从知晓了。

上一章| 目录| 书末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