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南墙有意

第11章承欢膝下

南墙有意 三月兔耳 2366 2019-03-15 03:16:00

  姜凉是在第二天才收到顾盼提前去了美国的消息。

  他眼皮跳了跳,顾盼再不着调也不会偷偷离开,把整个星煌放给他。何况,这女人之前言之凿凿地说要带自己去美国,怎么突然只身前去?

  姜凉慌了神是下午接到唐荟蔚打来的电话,才知道顾盼去美国时不仅没告诉自己,连顾父顾母甚至连璧都没通知。

  姜凉只好扯了个慌,称美国有个项目出了状况,顾盼连夜赶了过去。

  距离原定参加的美国慈善拍卖会还有三天,顾盼来得早又来得不巧,美国纽约下起十年一遇的大雪。

  顾盼下飞机后给姜凉发了信息就把手机关机了,接着把自己缩在酒店温暖的总统套房里,一觉睡得天昏地暗。

  顾盼是被酒店座机电话吵醒的。

  “顾小姐,大堂有位林老先生找您。”

  “请他进来。”

  顾盼睡眼朦胧,声音也带着久睡的嘶哑,她面色平静,似乎林老爷子的到来是意料之中的事。

  L.F的势力本来就不可小觑,何况航空公司是主业,顾盼一买票,消息肯定传到林老爷子耳朵里。

  这两年,林万山的身体越发地不好,偏偏选定的继承人又不听话……

  顾盼眯起眼睛,顺手叫了一份餐点。

  外面的风雪仍旧肆掠,林万山坐在轮椅上,被一个保镖推着进来。

  在商场纵横一辈子的人,老来只能坐在轮椅上躺在病床上,却没有亲友照料送终,是何等的悲哀?

  顾盼的眼睛随着林万山进门,眼底的嘲讽之意更加明显:“您身体不好,何苦跑这一趟?”

  坐在轮椅上的孤寡老人皮肤松弛干扁,手背上已经有掩盖不住的老年斑,眼睛却是透亮的,此刻透出和善的光:“小欢啊,很久没见了,有十八年了。”

  “我叫顾盼。”顾盼看着保镖退出去,房间里只剩两个人时连装一下都不乐意了,脸色晦暗:“你来干什么?”

  “儿肖母女肖父,你长得和你爸爸真是像。”老人仍用看晚辈的眼神看着她。

  顾盼冷哼:“是吗,我觉得你记岔了,不如去找我死去的生父认认脸。”

  “你和席昰的脾气也像,都倔。”林万山缓缓开口,转入正题:“回林家来吧,锦衣玉食更适合你。”

  “我现在过得挺好。”顾盼梗着脖子,“如果你来是劝我回去,那还是请回吧。”

  林万山早知道顾盼的回答,“你不想你弟弟吗?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疼席昰了。”

  林席昰。

  顾盼手指微蜷,“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万山轻笑,看着顾盼的眼里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出口的话极具诱惑力:“我来给你送一座阿拉丁神灯,来给你送一座金山。”

  顾盼笑了:“你以为,我缺钱吗?”

  “你不能否认,钱可以带来权势和地位,可以摆平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东西,你不是一直想帮沈无端吗,想让星煌娱乐转型吗……”

  “够了!”顾盼死死地盯着林万山:“你想要什么?”

  商人骨子里,离不开利益。

  “我要你誓死效忠L.F,保证百年之后L.F依旧姓林。”

  林万山的话里,没有敲定林席昰就是唯一继承人,大有让她夺位之意。

  顾盼看着林万山眼里的疯狂与执念:“你不会是,要我认祖归宗,改回姓名吧。”

  “接手L.F的,必定要是林家子孙。”

  “噢,换句话说吧,我拿到钱,必须效忠林氏,拥护林氏。想要得到L.F,就必须以‘林承欢’的身份接管?”

  林万山含笑点头。

  真是疯子。

  顾盼暗骂一声,却笑得像朵花:“协议打好了吧,律师在外面吧,可以叫进来了。”

  在林万山的诧异中顾盼挑挑眉:笑话!白送上来的钱财为什么不要?

  等顾盼签上大名,她坦然地朝林万山伸手:“该给甜头了吧,我要的东西呢?”

  顾盼指的是之前调查的马特峰事故。

  “马特峰事故确实是一场天灾,没有蹊跷。”林万山满意地点头,也不绕弯,在顾盼狐疑的眼神中说道:“你以为席昰费尽心思要掩盖的是真相吗?不过是人而已。”

  人?

  顾盼心跳漏了一拍,脱口而出:“闻舟没死?”

  “那人现在的住址我会发到你邮箱。”林万山似乎累极了,招手让保镖推着离开。

  闻舟居然没死?

  难怪林席昰要遮掩。

  只是告不告诉唐荟蔚,顾盼犹豫了。

  林席昰是顾盼的亲弟弟,她没办法无私地做个中立派。

  顾盼想躲个清净,却偏偏天不遂人愿。

  顾盼重金买断的绯闻底片还是出了乱子。

  一夜之间,连璧和步蓝的亲密照片闹得满城风雨。

  偏偏星煌娱乐的两大决策人都不见踪影。

  鲜少出门的唐荟蔚在姜凉办公室急得团团转:“顾盼还没有消息?”

  姜凉目光不曾离开过电脑屏幕上的股票涨跌趋势,“可以确定在美国。”

  “连璧呢?先做紧急公关?”

  “连璧昨天去H市拍摄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陈厉深呢?”

  “陈总陪太太去了普罗旺斯,赶回来最快也要明天早上。”

  唐荟蔚真是佩服死姜凉的镇定自若了,她咬牙切齿:“你就告诉我,现在怎么办?”

  “等。”姜凉吐出一个字。

  唐荟蔚无言,她没有姜凉的商业头脑,不懂这些股票涨跌。她急是因为,星煌是顾盼努力的结果,她得帮着顾盼把损失降到最低。

  “不过有个忙要你帮,我记得你的本行是计算机。”姜凉打印出一份印有邮箱帐号的材料,“各大杂志社昨晚收到的匿名邮件是从这几个邮箱发过来的,你查一下IP地址,能破解最好。”

  唐荟蔚点头。

  门被人推开,沈无端站在门口,面色不善,远远瞧着顾盼的两个助理:“你们顾总监呢?”

  “去美国参加慈善拍卖了。”姜凉不厌其烦地重复官方回复。

  “放屁,离拍卖会还有两天。”沈无端可不相信他的说辞:“人跑哪去了?”

  唐荟蔚无奈:“真的去美国了。”

  沈无端冷冷瞅着两人,抬脚走人。

  顾盼手机还没开机,收不到消息也看不到新闻,把自己隔绝在桦城的风雨之外。

  美国的风雪渐渐小了下去,可半山腰的气温还是冷得要命,一如顾盼流落街头的那年冬天。

  她裹着大衣站在风雪中,凝视着眼前被风雪压得几乎看不见的墓碑。

  “我猜席昰那臭小子都没来看过您。”

  “我觉得,林承欢和顾盼,您应该会更喜欢顾盼——所以,您不会怪我一直没来看您。”

  “祖父说我长得像您,可是我觉得席昰比较像,你们都是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不要的蠢蛋。”

  “父亲,您给我们取名‘承欢’和‘席昰’,寓意‘承欢膝下’,觉不觉得讽刺?”

  “祖父把集团百分之三十五分股份给我了,还把集团在中国市场的管理权都交给了我,我现在是个富婆了,一百个星煌娱乐都没这么值钱呀。”

  顾盼的声音飘散在满天风雪中,夹在山风的呼啸里,很快消失不见。

  人死如灯灭,生前一切皆尘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