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铁雪云烟

    庞钠文

    仙侠奇缘连载中349.13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雪地中救他,已是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在蓝甲部族长到七岁的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以自己的命换她的命?穿越回第三世后,拯救大计遭大变故,看到的活路会不会正是绝路?一生光阴,三世悲欢,铁雪塔成了永恒见证。*本文开始写于2009年*入围2018华语言情大赛总榜的作品于2019年1月24日至2月14日打榜,本文在影视赛区,感谢支持

  •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仙侠奇缘已完结40.22万

    十七是一只单纯可爱的小狐狸,在妖界过着没心没肺、无忧无虑的美好日子,直到有一天……突然就飞升成仙了? 为什么天帝的态度这么古怪?初见时要打要杀,再见时关切备至,再后来…… 妈呀,他是个神经病吗? -=-=-=-=-=-=-=-= “我喜欢你。” “那我可以不叫你‘陛下’了吗?” “你想叫什么?” “爹爹!” “……你给我滚。打车滚!”

  •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完+出版)

    伍家格格

    仙侠奇缘已完结155.66万

    【2015年北京市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 天歌系列之二:一代传奇帝尊PK天外天娲皇宫幻姬殿下! 【这一场爱情的角逐,谁先动心不重要,重要的是——两情相悦!】 一个:三十三重天里受万众敬仰敬畏的王中之王,用极美的容颜和果决冷酷的处事风格谱写了属于他的一代传奇,传称毒舌无耻不要脸的他是一朵盛开在佛陀天里万年不败的奇葩。 一个:天外天娲皇宫中的九天娇女,拥着沉鱼之貌誓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女娲后人。 【采访时间】 “帝尊,你觉得自己完美吗?” “你找得到本尊的缺点吗?” “帝尊,你真的觉得自己没有缺点吗?” “有一个。” “请帝尊谈谈那一个缺点吧。” “本尊唯一的缺点就是优点太多。” “……”

  • 月辞镜

    桐子瞻

    仙侠奇缘连载中43.05万

    淮镜:“这世间的寒木春华,清河晏海,愿意陪他共赏的,大有人在,又何必难为我?” 白枕辞:“我曾在昆仑山上,看了三千多年的月亮。那里的月光很冷,不像她。” 无吟:“事到如今,你们依旧没有看清一个事实,凤凰之女的身份,不但不是我的资本,反而是你们的保命符。而我无吟,也不是看不起你们,是根本看不到你们。” 李长庚:“那一竿风月,与那月中之人,判若泥云。我从未奢望与她站在一起,这场生桑之梦,我早就醒了,如今,便是后果。”

  • 嫡女连城·傲世千秋

    梁清墨

    仙侠奇缘连载中139.6万

    “连城家嫡女若有掌带四枚朱砂红痣者,必定命中掌控天地四方!” 十五年前一个预言让连城家嫡女身价连城,可是十五年后…… “连城家嫡子?那是个整天病歪歪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空有皮囊的纨绔!” 当嫡女变成了嫡子…… “灵力?那是什么鬼东西?要不让本公子的阿离也学学?” 女煞神穿越异世,蜗居十年,老大不小的人还被老爹丢进古代学府混文凭,入学灵力测试五行皆无,纨绔嫡子彻底成了众人眼中的废物,受尽白眼嘲讽。 可是夜深人静的某个角落里,一只素白玉手上金、木、水、火、土五行齐现。 “连城千秋,你的幻兽呢?” “他”甩出一条扭成S型的蚯蚓,鼻孔朝天得意洋洋,众人捧腹捶地。 可是第二天,御龙府里却是流言四起,“听说昨晚忽然出现一只神兽带着一群幻兽打群架!” 惊世高手的神秘现身将天下搅成了一潭浑水,而“他”冷眼旁观,转身病怏怏地歪进了随行美男的怀里,吊儿郎当的目光中幽沉着不屑与轻嘲。 大爷不发威,你们真当爷是蚂蚁臭虫?强者为尊吗?那爷就让你们的惨败告诉你们,其实…… 大爷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终极大土豪! 都说“他”心狠手辣,却是谁一身军魂御龙九重,背负了苍生安宁? 都说“他”面目万千,又有谁怜惜那素袍底下藏红妆,不惜以命赌情深却落得满身千疮百孔的脆弱? 【我曾用幸福当筹码,赌这天下爱情的真假,当尘埃落定,风雪刻碑,你们可愿来我坟前告诉我,我究竟是输还是赢?】 ……………………………………………………………… 读者群:清墨竹园232886807,敲门砖:清墨所有小说中任何一个主角的名字,非读者勿入,谢谢

  • 帝君独宠:至尊医仙

    夜如故

    仙侠奇缘连载中17.63万

    她是北灵大陆穆家嫡女,魂飞魄散,扭转乾坤;她是现代中医师,意外身死,穿越而来。 当她的灵魂入体时,阴险三叔,莲花堂妹,冷血皇子……一一虐之! 医仙强势崛起,彼时桃花朵朵开,美男勾手来。 帝君冷漠:来一朵掐一朵,来一对掐一双! 不怕死的问曰:若是桃花成片来? 帝君怒答:一把火烧了!

  • 爆宠萌狐:王爷,榻上跪

    未茗幽若

    仙侠奇缘已完结100.45万

    生来是九尾灵狐,却被误认为犬,这TM就很尴尬了,竟然还被娘亲甩在了一美男怀中成了宠物。不曾想自己真身早已被腹黑男看穿,好不容易幻化成型,岂料竟从宠物变成了“宠污”,每天被各种洗澡揩油带亲亲 某日小狐狸得意洋洋的展示自己的九条尾巴,“美男王爷,你看我还像狗吗?” “像.....” 小狐狸狡黠的眼光一闪,“那你还召我侍寝,岂不是哔了狗......”某男饿狼扑食,堵住了小狐狸的嘴。 “王爷,你这是人兽恋!”小狐狸揉着腰大怒。 邪魅王爷轻轻一笑,“你不是也常说本王是狼吗?” “色狼算狼吗?” 某男点头,“算!”欺身而上......

  • 冥妻,上仙有请

    五月如鱼

    仙侠奇缘已完结23.51万

    扔骰子,扔出一点就可以去九重天上当战神--重华的奴仆!!! 感情这重华上仙是不是活了十几万年?活得太无聊了?居然用这样的方法选奴仆,而且还指定要地府的鬼魂。 虽然这方法不靠谱,对地府鬼魂来说可是一介好事。成了他的仙奴,就可以脱离鬼籍一跃成仙。 身为地府万年钉子户的花无芽,对于此事一点都不在乎。她在冥界活了三万年,还打算再活千万个三万年,可谁能告诉她,她怎么就那么倒霉? 地府千万个鬼魂都扔不出个一,怎么她一扔就出一了? 而这个传说中的战神上仙,性格孤僻,为人还腹黑。闲暇时,还以捉弄人为乐。 ———————— 情景1: 重华上仙蹙起眉头,问:“无芽,我厉害吗?” 花无芽一头冷汗,答:“您是天界第一战神,谁还比您厉害?” 重华再问:“那我聪明吗?” 花无芽继续答:“您当然聪明,不然您怎么会率领天界众天将?” 重华继续问:“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性格会孤僻吗?” “怎么会?上仙您能说会道,幽默至极。还会调戏良家小鬼,怎么会孤僻?” 重华点点头,说:“那说我性格孤僻的人,想必是羡慕我妙嘴生花,仙见仙爱,鬼见鬼追。” 花无芽冷汗无语。 情景2: 骰子气呼呼地跳到重华上仙面前说:“花花是我的,她自己都答应要嫁给我了。” 重华上仙伸出修长的手指弹开骰子,摇摇头说:“无芽真是笨,怎么可以这般就断送自己的“幸”福?我该去“好好劝劝”她才行。” ——- 于是,可怜的小鬼奴在腹黑上仙名为好意的条件下各种被压迫,打压。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寂月皎皎

    仙侠奇缘已完结44.02万

    我比他小三个月,却比他早一个月来到昆仑。他该是我师弟。 十年后,我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被迫从“景予师弟”改口为“景予师兄”。二十年后,那呆子被我陷害,面壁思过十年。一百年后,他背着我走向织梦池,说愿意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两百年后,我睡在紫堇花丛里,傻傻地咬了那呆子一口,以为从此会有两个人的天荒地老。再隔九个月,我这个傻子被呆子十二道金箭射成玄冥城下的一枚血刺猬,死不瞑目。 再隔六个月,我借莲复活,那呆子乔装成小小美少年来到我跟前,以为我认不出…… 我认得出啊,朝夕相处两百年,你便是化作灰烬,我依然认得出。可是,若有一日我化作几片荷梗,一抹飞灰,你还认得我吗?

  • 丞相,夫人宠不得!

    恬剑灵

    仙侠奇缘已完结22.42万

    【“不是想要我的泪吗?呵,给了你又何妨!”早已眼涸,何来鲛人之泪?既然你要,那我便剜眸送珠,从此后,你与她比翼,我兀自灭绝于天地。——《倾凌训夫手札》】 * 毁去鱼身,幻化双足,每走一步,便是针锥刺骨。为的,不过是与他比肩而立。 身为鲛人一族,她的寿命也不过六七十。而他,却执意与她相约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且在奈何桥上等三年。 誓言犹在,大婚夜,他却一剑洞穿她心房,只为取她一滴鲛人泪。 将眸剜去,她笑着将那染血的两颗眼珠甩给他,彻底魂飞。 殊不知,有一种绝望跌跌撞撞,有一种绝望彻骨铭心,有一种绝望情非得已。而他的绝望,却在她看不到的角落,深深迷荡。 当人界相逢,且看天界三殿下如何俘获不安于室的鲛人心。 * “左相,不好了!咱们安插在吕太后身边的人被夫人识破,当场被太后的人给杀了!” 正抱着个奶娃头疼地安历景抬眸,凉凉地望了来人一眼:“识破就识破了,若识不破,那还是我安历景的夫人吗?” “可那人是咱们这些年好不容易才培植起来放到吕太后身边的,没了此人,以后行事对咱们太不利了……”左相,您的夫人坏事了啊。您这么包庇她,对死去的那位不公平啊。 “放心,本相自会好好惩治她。” * “左相,你夫人居然派人开了老夫管辖的粮仓,你让老夫如何向朝廷交代?” 修长的五指并拢,横在身前,安历景狭长的凤眸一眯。 “抹脖子?左相想要杀了她为老夫泄愤?”户部尚书老脸立时苍白一片,“难得左相如此深明大义,但老夫食君俸禄为君分忧,万万不敢做草菅人命之事。” 银衫勾勒出长身细腰,安历景手中的玉骨扇轻挥,缀染几许意态风流:“本相命你再将其余五个粮仓开放,供她救济灾民。至于所有损失,本相自会加倍补偿于你。”每年她都懒得做功德,如今难得她肯在功德簿上留名了,他这个做人夫君的,怎能不助一臂之力? *